影路站台【不畏诋毁!不赚脏钱!不丧尊严!】就是要当中国电影黄埔!越了解越信任!

 找回密码
 【影路注册,只需30秒】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72|回复: 2

剧本收藏┃费穆《小城之春》(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5 17:31: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时间:一九四六年 春
地点:中国江南某小城
人物:玉纹,女,二十六岁,戴礼言之妻。
     戴礼言,男,三十岁,玉纹之夫。
     章志忱,男,二十九岁,戴礼言的朋友,玉纹十六岁时的情人。
     戴秀,女,十六岁,戴礼言的妹妹。
     老黄,男,四十岁,戴家的仆人。
  
  片首:一块白布在镜头上方飘舞,时而垂下,时而再舞,看来是风的原因。
  【白布垂下时,遮住的是中国江南初春的温润景色。】
  【片名《小城之春》,主创人员字幕及“一九四六年 中国 江南”叠印完毕。】
  
  某小城的城墙上, 外,近午
  
  【玉纹胸靠在颓败的城垛上,双手在眼睛上方的额头两侧按住一方手绢,风鼓动着这方手绢。风停下的时候,手绢就垂在玉纹的脸上。】
  【玉纹一动不动,看来睡着了。】
  【风终于将手绢吹走,玉纹确实是睡着了。片刻,她在近午的阳光下惊醒愣神,终于明白手绢被吹走了,于是惺忪着寻看手绢飘向何方。】
  【手绢挂在城墙外侧的一棵树上,抖动着。】
  【玉纹不大不小地叹了口气,转身背靠在城垛上,掸着两肘和上衣前身粘到的灰,听不清地自言自语着,揉搓了一下脸,再用手爬梳了吹乱的头发,之后一脸的无聊。】
  【春天调戏着玉纹,这个少妇却无兴致,结果它与她,互相都有点像无意的讽刺。】
  【远方传来火车进站的第一下汽笛声,短短的。玉纹“噢”了一下,俯身提起菜篮,用手拂着衣服后身,自言自语着离去。】
  
  小城里戴家宅院的厨房接回廊,内与半内,近午
  
  【仆人老黄手支着头在厨房里打盹。远方传来火车进站的另一下汽笛声,短短的。老黄被惊醒了,“噢”的一下,自言自语着,左右寻摸了一会儿,】
  
  黄:咦,一下又中啷响了。中啷响了,又中啷响了呀,日子过得好快……
  
  【老黄站起来,想想,走出去进入回廊。回廊外鸡笼里的鸡噪杂地叫了起来,老黄看了看它们,走过去。】
  
  黄:刚刚才喂过了,好药吵,总归是要吵,吵吵吵吵……
  
  【这个巨大的老宅因破败而显得诡异,又有种无奈近乎美的气氛。因为战争而败坏的边边角角,冒出些不懂事的绿,结果春天像是挤进来的,或者是春天路过而留下了些许痕迹。】
  
  小城内不同的巷道,外,近午
  
  【玉纹挎着菜篮穿行在小城的巷道里。】
  
  戴宅的回廊接戴礼言的房间,半内与内,近午
  
  【老黄从回廊走近戴礼言的房间,低声唤,】
  
  黄:少爷,少爷?
  
  【无人应答,老黄开门进入房间,四下看看,】
  
  黄:少爷?
  【房间里无人,老黄欲出,瞥到椅上的围巾,抽取在手中,出房间。】
  黄:出去了围巾忘记掉,要冷的呀……
  
  戴宅玉纹的房间外接后花园,半内与外,近午
  【老黄蹭到戴礼言房间对面的玉纹的房间门口,试探地,】
  
  黄:少奶奶?
  【无人应答。老黄摇摇头走近后花园。】
  
  黄:一个都勿在房里厢,都来在外面晃,晃到中啷响,快做中饭要吃中饭了呀……
  
  带窄后花园,外,近午
  
  【颓倒的圆墙边,戴礼言茫然、烦闷,四下看着,弯腰捡起一片瓦,又不能确定该放在哪里,无奈地扔开。他一脸无奈,突然咳嗽起来。传来老黄的声音。】
  黄(OS):少爷,看着凉了吧。
  
  【戴礼言咳嗽着转过身来,等着过来的老黄,之后接过老黄手里的围巾,】
  戴:春天了呀。
  黄:春天孩儿面,说变就变,稍稍勿在意,就勿得了。老太太在的时候,这个辰光,冬天的衣裳还勿让全收起来呢。老爷在的辰光,这个时候出门,还要拎着大衣箱,说变就变,说变就变,。样样都变,就是老天爷勿变,要冷了,伊就冷,要热了伊就热,勿冷勿热也是伊,一下下冷一下下热也是伊……
  戴:刚才听见火车叫,快中午了吧。太太回来了吗?
  黄:少奶奶买菜去还没转来呢。
  戴:嗯。围巾拿回去吧,围上还是觉得热,到底是春天了。
  黄:春天了,身体该好些了。
  戴:嗯。怕是也跟这里差不多,难收拾了。
  黄:仗嘛打了八年,现在太平了。心嘛放宽,房子嘛慢慢收拾。
  戴:家破人亡,产业败坏成这样,哎……
  黄:又来了又来了,这个勿是少爷侬要这个样子的,仗勿是侬要打的,日本人也不是侬要伊来的呀,少爷讲对勿对?什么都是讲讲的,只有自家的身体是真的。今天的药方改过了哇?
  戴:没有,再吃吃看吧。小妹中午回来吗?
  黄:小姐早啷响去学校的时候讲回来的,伊讲学校今天下半天没得课了。
  
  【戴礼言递围巾给老黄】
  戴:拿回去吧。
  黄:留一下好了,也许一下下有风了,少爷还是回去息一下?
  
  【戴礼言摇摇头,把围巾搭在肩上,搓着脸。老黄等了一下,自言自语着慢慢离去。】
  
  小城巷道及戴宅后园门外,外,近午
  
  【玉纹在小城的各种巷道里走着。】
  【终于,玉纹走近戴家被炸塌的院墙,走近后园门,推开,戴礼言抬头望向玉纹这边。】
  
  戴宅后花园,外,近午
  【玉纹进园来,】
  戴:(露出兴致)玉纹。
  【玉纹有点无所谓地停下脚步。】
  【戴礼言拿下肩上的围巾在手上,】
  戴:回来了?
  玉:回来了。有事吗?
  戴:啊没有。
  【玉纹慢慢走过去,戴礼言看着,】
  戴:菜还是让老黄去买吧。
  玉:我可以。
  戴:今天的药全吗?上次不是缺川杞吗?
  【玉纹有能觉察出来的一丝无明烦恼,看看周围,转回来将菜篮里的药包交给戴礼言,戴礼言察觉到玉纹的烦恼,兴致全无,】
  戴:全不全无所谓了,我也不想吃了。
  玉:已经买了,这次你还没有改方子,应该是你觉得还可以。
  【玉纹理了一下菜篮,欲离开,】
  
  玉:妹妹中午要回来吃饭的。
  戴:老黄说她说下午没有课,晚点无妨。
  【玉纹勉强挤出个家常话题,】
  玉:那——昨晚睡得可好?
  戴:还好。
  玉:能睡就好。
  戴:靠安眠药。
  【玉纹停了一下,转身又要离开,礼言沮丧地把药包丢到一边。玉纹叹了口气弯腰捡起药包,】
  玉:何必呢,礼言。
  戴: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玉纹不说话,】
  戴:我们谈谈。
  玉:你病着呢。
  【戴礼言停了一会儿,】
  戴:把药给我吧。
  【玉纹看看礼言,把药包递过去,转身离开。】
  【礼言接了药包,烦闷上来,把药包又丢了。玉纹听到响声,略停了一下,再离去。】
  【戴礼言逐渐静下来,自己捡起药包。】
  
  戴宅厨房,内,近午
  
  【玉纹进到厨房,从篮子里将菜一样一样地拿出来。】
  【老黄进来,】
  
  黄:少奶奶转来了?
  玉:回来了。
  黄:少爷的药捏得来了?
  玉:抓来了。
  黄:那么我先煎上。
  玉:礼言又扔了。
  【老黄摇了一下头,】
  黄:我去捡回来,又闹脾气了。上午到园子里,也没围上围巾,一着凉,就容易上火,一上火免不了就有脾气。
  玉:以后煎药做完了饭再煎吧,要不然吃饭都是一股药味,一个人吃药,一家人好像都跟着吃,小妹就说她同学老说她身上有一股药味。
  黄:好的,那就吃完了饭再煎,我先去把要捏转来。
  【玉纹围起围裙,拿起一些菜,装在另一个篮子里,再拿了一个篮子盛了一些米,拿着两个篮子走出厨房。】
  
  戴宅回廊,内半,近午
  【玉纹拿着两个篮子穿回廊向后园走去。】
  
  戴宅后园,外,近午
  【玉纹拿着两个篮子穿过后园。戴礼言坐在后园,觉察到有人,回身,玉纹已经走向后园门,开门出去,带上门。】
  【戴礼言望着后园门。】
  
  戴宅后面的河道,外,近午
  【玉纹拿着两个篮子走下河道边上的石阶,开始在河里洗菜淘米。】
  
  小城火车站,外,近午
  【这是一个只停一分钟的南方小站的站台。章志忱,与其说有些风霜,倒不如说硬朗,这个小城衬得他有些洋气,其实他只是大城市里带来的不自觉。他对着车站窗户的一块玻璃,用手刮顺头发,再顾盼了一下。这处是离去的火车,远远的汽笛声。一个只有一条腿的人架拐带一个孩子正穿过铁道。章志忱再照照玻璃,玻璃的另一面一张小孩的脸贴上来,吓了章志忱一跳,之后笑了。章志忱弯腰提起小行李厢,四面看了一下,离去。车站的墙上隐约还有“抗战胜利”之类的标语,以及“专治淋病梅毒八年八年军医包好”等等小广告。】
  
  小城巷道,外,近午
  【章志忱提着小姓李箱在巷道里快步走着,偶尔辨识一下,之后再快步走去。渐渐地,经过的巷道是玉纹走过的。】
  戴宅厨房,内,近午
  【玉纹将洗好的菜和米放下,老黄正在起火,】
  黄:我来吧,你歇歇去。
  【玉纹解下围裙擦擦手,挂好围裙,四下看看,离去。】
  
  戴宅玉纹房间,内,近午
  【玉纹解着一扭,走到床帐后去换家常旗袍,隐隐约约窸窸窣窣,之后扣着衣钮出来,到梳妆镜前坐下整理头发。她看着镜中的自己,呆呆的,又被自己的呆相引出小小的一下苦笑,之后无聊地将视线移开,打了一个小哈欠。她隐约听到戴宅的前门有人拉门铃当,起身,挽着头发,出到屋门外喊老黄,】
  玉:老黄呀,好像有人叫门!
  【听到老黄应了,复回到屋内,坐到绣花蹦床前,看了看,拂拂绣面,不大不小地叹了一口气,斜转身拿了绣花小圆绷子,看看,呆了一下,起身离开出屋。】
  
  戴宅前门外与戴宅左侧巷道,外,近午
  【章志忱头贴近门缝在看,之后退开,看看门的上面,再四下看看,提着小行李厢从门左侧的巷道向纵深走去。】
  
  戴宅回廊,半内,近午
  【玉纹拿着绣花绷子穿行回廊,向戴秀的房间走去。】
  
  戴宅门前门内的荒芜地,外,近午
  【老黄穿过前门内的荒芜地段,到前门,打开,出去左右看,回到门内,开门,再穿过荒芜地段回来。】
  
  戴宅后园门外,外,近午
  【章志忱走到后园门,看了一下,敲门。】
  
  戴宅后园,外,近午
  【戴礼言正在园中躺椅上围着围巾打盹,听到敲门声,惊醒,坐起身,】
  戴:老黄!
  戴宅后园外,外,近午
  【章志忱听到园中戴礼言的声音,侧头。发现了后墙被炸毁又被垒起来的部分,于是过去透过砖瓦的缝隙向里看,看见戴礼言见没有老黄的应答,犹疑了一下,站起来向后园走来,退开看看,看到墙的缺口。】
  
  戴宅后园外及内,外,近午
  【章志忱从墙的缺口越进戴宅后园,看到戴礼言开了后园门,向外张望。于是迅速悄悄走到戴礼言的后面,】
  章:(轻声)戴、礼、言!
  【戴礼言被吓了一跳,回身,非常惊慌地看着章志忱,】
  章:是我!礼言,是我呀!
  【戴礼言有点认不出来,镇静下来,】
  章:我,章志忱!
  【戴礼言忽然眼里透出薄泪,痛苦地笑了,】
  戴:是你?志忱?
  章:是我,礼言。
  戴:是你!
  章:是我。我变得很厉害吗?
  戴:不不不,是我没有想到是你!你怎么——
  【戴礼言忽然剧烈地咳嗽起来,章志忱观察着戴礼言,咳嗽稍停,戴礼言不禁扶住章志忱,苦笑着,】
  戴:太好了太好了,怎么也想不到是你。你怎么来了!这么多年,有十年了吧。。。。。。
  章:有了有了。。。。。。
  戴:这么多年你在哪里?
  章:汉口、重庆、长沙、衡阳、桂林、昆明、贵阳。
  戴:那你是跟着抗战跑啊!
  
  戴宅回廊,半外,近午
  【老黄穿行回廊,在玉纹的屋门外停下,】
  黄:少奶奶,少奶奶?
  【没有人应,老黄停了一下,继续沿回廊走去。】
  
  戴宅戴秀房间,内,近午
  【玉纹在窗前一针一线地绣。】
  黄(OS):少奶奶,少奶奶?
  玉:老黄?
  黄(OS):少奶奶,我出去窥了,没有人。我猜少奶奶就在小妹这里,跟侬回一声。
  玉:没人就没人吧,也许又是哪家的小孩手闲。学校也许散学了,小妹该回来了吧。
  黄:是,该转来了,饭米已经做上了,小妹一转来,我就做菜,误不了的。我去看看少爷,好像是在喊我。
  【玉纹在窗前一针一线地绣。】
  
  戴宅后园,外,近午
  【戴礼言躺在躺椅上,章志忱抱胸站在对面,】
  戴:我们分手的时候你说要读医科,读成了?
  章:我现在已经是医生了。
  戴:那,就是大夫了,恭喜,恭喜!
  章:那你呢?
  戴:我逃过难,去了重庆又回来,我是戴家长子,你知道,长子是要顾家的。可是你看,家给毁了。
  章:是。那你人怎么样?好像。。。。。。
  我——身体有点糟糕,另外——就是娶了一个太太。
  章:噢?那得我恭喜你了,恭喜了!
  【老黄在远处出现,向这边望过来。】
  黄:少爷,有客人?
  【章志忱转过身,看着老黄,】
  章:这是老黄吗?
  戴:是老黄。
  章:噢!(招呼)老黄啊!
  【老黄一边过来,一边认出章志忱,】
  黄:噢——章少爷吧!
  章:是我,老黄!头发都没白啊!(对戴礼言)老黄可是看着我们长大的!
  黄:看章少爷说的,侬这是从阿里来?
  章:上海呀。
  黄:哎哟哟,上海,上海大都市。。。。。。(想起)哎呀,刚刚是侬在前面叩门吧!
  章:是啊。我看没人,就转到后面来了。
  黄:章少爷对这里蛮熟悉的,(四下看看)章少爷应该是有姓李的吧?
  章:啊!你看!
  【章志忱快步向后门走去,出门,立刻就再回来,手上提着小行李箱。】
  戴:(笑)老黄,把书房收拾干净,章少爷在这儿住几天。去告诉太太,来了位客人,中午再杀只鸡!
  黄:好的呀,我去杀好了。少奶奶在绣花,我去叫少奶奶来见见少爷的客人。
  戴:好的呀。
  章:礼言,你别客气!
  戴:接风,接风。
  黄:侬真得在这里多住些日子,我们少爷真真想侬哟!
  章:对,多住几天,我特别来看礼言的。
  黄:侬——就这些行李?(欲提小行李厢)
  章:不不不,不忙,我自己来。以前来,都是很简单,你们知道的。
  黄:好的,那我先去和少奶奶讲一声。
  【老黄离去,章志忱回过头问戴礼言,】
  章:噢,对了,小妹妹呢?
  戴:她上学去了,一会儿就回来。
  章:长成大姑娘了吧?
  戴:可不是!都十六了。哎,真快哪。
  【下面是玉纹进入戴礼言与章志忱的关系中去,比较戴礼言与章志忱的见面,玉纹进入是阴柔而有控制,故事终于开始了。】
  
  戴宅戴秀房间,内,近午
  【玉纹在绣花。】
  黄(OS):少奶奶!
  【玉纹没有停下绣花,】
  玉:妹妹回来了?
  【老黄近到窗外,】
  黄:勿是,是来了一位客人,从上海来的。少爷留伊在这里住下。说是再杀只鸡。
  玉:知道了。
  黄:少奶奶,少爷让客人住书房里,我去收拾收拾。
  玉:客人行李多吗?
  黄:勿多,铺盖我们有的呀。
  玉:好。客人姓什么?
  黄:姓章,章少爷,少爷从前的老同学,学医的。
  【玉纹停了一下,若有所思,继续安静绣花。】
  黄:少奶奶,少爷请你去,给你介绍章少爷。
  【玉纹很轻地皱了一下眉,又绣了几针,收起针线,站起来,拿着圆绷子走出去。】
  
  玉纹房间,内,近午
  【玉纹整理着身上的旗袍,找出一方手帕掖好,想想,加了一件坎肩,又走到梳妆台前,拿起梳子大理了一下头发,在镜前判断了一下,边加一个戒子边走出去。】
  
  戴宅回廊,半内,近午
  【玉纹的背影,她从回廊向后园走去,转到后园门口,可以望到远处在园里交谈的戴礼言与章志忱,章志忱面对着这边。玉纹的背影慢慢停下,再慢慢走进后园。】
  
  戴宅后园,外,近午
  【章志忱觉察到玉纹的出现,正面向镜头看过来,客气的笑容突然僵了,几乎察觉不出地摇着头,不能置信的眼神。戴礼言回身看向镜头,再回身对章志忱,】
  戴:这是内人玉纹。
  【玉纹双手轻挽在腰间,头微微低下,控制着自己的激动,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个人会出现。】
  戴:这是章先生,志忱兄,老朋友。
  【玉纹矜持地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她终于控制住了自己。】
  章:玉纹?你怎么在这里?
  【玉纹垂下眼睛,浅浅一笑。】
  玉:因为我是礼言的太太。
  【戴礼言惊讶,】
  戴:你们——认识?
  【章志忱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调整了一下,同时远远传来鸡被捉到的挣扎叫声,一直到本场结束。】
  章:啊。。。。。。我们是同乡,从小邻居。
  【戴礼言搓着手,】
  戴:啊,那好极了!来来,我们去到屋里坐。
  【戴礼言牵章志忱的胳膊向回廊走去,章志忱凝视着玉纹,走过她身边。玉纹掩饰着小小的兴奋,看看地上的小行李厢,】
  玉:这应该是章先生的姓李吧?(弯下腰提小箱子)
  【章志忱急忙奔过来,】
  章:我来,玉纹我来!
  【章志忱弯腰去拿小行李箱,手压在玉纹的手上,稍停,玉纹的手拉开章志忱的手,】
  玉:我是你大嫂,是主人,我来吧。
  戴:(OS):志忱,别客气,让你嫂子拿吧!
  【玉纹笑着警告地瞟了章志忱一眼,提着行李箱走向回廊。章志忱略晃了一下,随在玉纹后面,走到戴礼言旁边。】
  
  戴宅戴礼言父母的房间,外及内及外,近午
  【戴礼言手上一大串钥匙,用其中的一个开了房门。戴礼言与章志忱跨进房间,站住四下看着,房间内不满灰尘、蛛网,】
  
  戴:父母去世以后,就没人住了。日本人轰炸的时候,幸亏接着下了一场大雨,要不然戴家就全烧完了,你也就找不到我了。
  【章志忱走到琴桌边,刮了一下古琴琴弦,琴音顺序响起来,同时灰尘也飘升起来,】
  戴:我不能看这些,看这些就心情不好,不过,你来了嘛。你是知道的,戴家是多大的一家,可是现在我们还——还没有这里的老鼠多。
  【章志忱走出房间,看着惨败的天井,有些发呆。戴礼言锁上门,】
  戴:我不该带你看这些。我只是想,以前,暑假寒假,你常来,我的父母对你也好,母亲去世前还提到你。
  【章志忱低下头,听了一会,看向别处,】
  章:礼言,你结婚多久了?
  【戴礼言愣了一下,章志忱看向他,戴礼言盘算了一下,】
  戴:八年了?八年了,可不是,八年了。
  章:一直也没有孩子?
  戴:是啊,八年,我都是三十岁的人了,可是你看我的身体,怎么可能有孩子?
  章:可是——你结婚前认识玉纹吗?
  戴:不认识,当然不认识,是家里请的媒人。你是说玉纹以前有些什么不合适的——啊——比如说——
  章: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玉纹很好,很好。
  戴:对,你们以前是邻居,你了解。
  章:对,我们以前是邻居。
  【章志忱怀着心事,有一句没一句地与戴礼言边走边看,戴礼言觉察到章志忱没有刚刚到时的兴致了,】
  戴:你应该是累了,啊,你还记得父亲的书房,我们以前也常到里面找书看,老黄收拾出来,这几天你就睡里面。你要歇一下?不过一会儿就要吃饭了。
  章:我不累,从上海到这里蛮近的。
  戴:那就先到花厅去。我和玉纹住在那里。

  戴宅回廊,半内,近午
  【戴礼言和章志忱沿回廊走着。】
  章:你们住在花厅?听起来蛮诗意的。
  戴:哪里!你知道,战争的时候我们逃难到苏州,有个亲戚在那里。回来一看,一塌糊涂。老黄迷信,说得住花厅,结果住住倒也习惯了。
  
  戴宅戴礼言的房外,内,近午
  【戴礼言和章志忱走到戴礼言的房外,戴礼言指指对面的房间,】
  戴:玉纹住那边,我住这边。
  章:你们分开住?
  【章志忱站下呆看着玉纹的房门,不禁向前移了两步,】
  戴:年了,从我病了以后,来,来我这边。
  【章志忱省醒,转身看向戴礼言的房间这边。】
  
  戴宅厨房,内,近午
  【老黄将切好的鸡块下锅,油爆声,油气腾起,老黄偏偏头,翻炒着,】
  黄:其实炖汤蛮好的。
  【玉纹在另一边兴奋地打理着碗筷,一扫之前的无聊神色。】
  玉:炖汤?炖汤哪里来得及!下午再杀一只炖好了。
  黄:哎哟,一天杀两只鸡?鸡那么好养的?
  玉:章先生是礼言的贵客,好朋友,多年不见,两只鸡又不算什么啦。
  黄:好好好,一天一只最适宜了,那勿成了小鬼子兵了?勿过少奶奶,
  章少爷真是出息得很了,蛮有派头的。少奶奶是没有见过章少爷小时候,雪白粉嫩的,可是没得娘娘腔,老爷在的辰光蛮喜欢伊的,伊来,老爷就吩咐,炒一个——
  玉:蛋包虾。
  黄:啊侬哪能晓得?
  玉:(自知失言)我嫁过来之前的一个朋友最爱吃蛋包虾。
  黄:蛋包虾侬晓得哪能做法?蛋熟了虾还没熟,虾熟了蛋就老了,蛮勿好搞的。所以,先要虾把来用水爨一下,一下下,捞起来摆在鸡蛋里,鸡蛋先要打好,摆进去,好了,油一炒侬晓得吧,水开的时候,就要把油烧好,所以炒这个菜要两只锅子,菜看起来蛮简单,吃起来滋味也蛮鲜的,可是不晓得用两只锅子就做勿出来,做出来不是蛋老了就是虾没有刚刚熟,不鲜的。。。。。。
  【玉纹在老黄的唠叨中仔细地将碗筷擦干净,碗将光映到玉纹喜气的脸上,玉纹同时进进出出地忙碌着。】
  
  戴宅戴礼言的房间,内,近午
  【戴礼言盘坐在榻上,章志忱在一边的书架前寻看着,】
  章:啊这本书还在!
  【戴礼言侧头看过去,】
  章:喏,(把书抽出来)蒙田的《随想录》。
  戴:当然在,好多我们当年看的书都留着,老书,新书,你知道,我父亲爱从上海邮购各种书,也幸亏没有烧掉——哎,其实,多少东西,你不知道什么会留下来,什么留不下来。。。。。
  【章志忱抬头看看戴礼言,又低下头看书,之后将书插回架上,回过身来,跺着,】
  章:有些东西,留在心里,就留下来了,可是不一定能再说出来了。
  戴(寻思):我不觉得蒙田说过这个话,纪德的?
  章:都不是,是我自己的。
  【玉纹在门口出现,目光与章志忱对了一下,】
  玉:礼言、章少爷,吃饭吧?
  戴:好的好的。
  章:(微小)我第一次觉得称我为少爷蛮不习惯的。
  戴:噢。玉纹是客气,那好,玉纹,你随我叫志忱好了,住几天就熟了。。。。。。
  【画外传来戴秀的叫声奔跑声,】
  秀(OS):哥哥哥哥!大嫂大嫂!
  【玉纹回头,戴礼言示意章志忱,】
  戴:疯丫头回来了。
  【章志忱跺去门后,戴秀冲进来,玉纹揽住戴秀,】
  秀:大嫂!哥哥,我们下午不上学了,我要出去玩!
  戴:先把功课做好!
  秀:可是我要出去玩!
  戴:你玩不了了!
  秀:为什么?(突然)有一股味道,有一股什么味道
  。。。。。。
  戴:还不是你带进来的,疯疯癫癫的,你都快十六了
  。。。。。。
  秀:嗯我知道什么味儿了,是医院的味道!
  【戴礼言笑起来,章志忱走出来,】
  章:真厉害,狗鼻子。
  【戴秀回头看到章志忱,愣了,慢慢地,】
  秀:噢你是医生,大夫,来给我哥哥看病的,(犹疑地)先生你好。
  章:狗鼻子,阻劳阔(猪劳阔,四川音),不记得我了?
  秀:(对头对礼言):他——应该是第一次来给你看病吧?
  【章志忱用手做掩护状,】
  章:蛋包虾你要是再吃,我就只好让爷爷叫老黄再炒一个了——
  【戴秀想起来了,笑着搂到章志忱身上,】
  秀:章大哥呀!你想死我了!
  【章志忱被戴秀扑得后退到玉纹身边,玉纹隐蔽地以手抵住章志忱,章志忱感觉到玉纹的手。戴礼言对戴秀的疯狂既高兴又尴尬,】
  戴:小妹!不好这么对客人的!
  秀:那怎么办?握手?来,咱们握手,咱们是大人了。
  【戴秀握着章志忱的手,使劲上下掂着,】
  秀:章先生,别来无恙乎?
  【大家都笑起来,】
  玉:小妹十三点!
  【戴秀突然停下手,掰开章志忱的手指,】
  秀:啊呀,你的戒指呆着这个手指上,我哥哥和打扫的戒指都呆在这个手指上,啊——你还没有结婚!
  戴:小妹!
  玉:吃饭了!
  
  戴宅花厅戴礼言的房间,内,午后
  【戴礼言躺在榻上,章志忱在翻动小行李箱里的医疗器械。】
  戴:我就是觉得全身无力,常常觉得在发烧(咳嗽)——还有咳嗽。
  【章志忱拿出听诊器挂在脖子上,去做在戴礼言一旁,调整了位置,】
  章:咳嗽的时候有痰吗?
  戴(想):没有——没有痰。
  章:嗯。先听听看,来,
  【戴礼言按照章志忱的示意,解开长衫,又要解内衣,章志忱止住戴礼言,将听诊器按到戴礼言胸前,移动了几个位置,】
  章:呼吸。
  【戴礼言呼吸,章志忱侧头听,发现玉纹出现,倚在门边,但章志忱的目光显然是与耳朵一起的。戴秀也蹑手蹑脚出现了。】
  章:咳嗽。
  【戴礼言再咳了几下,章志忱将听诊器移了一个位置,】
  章:再咳。
  【戴礼言再咳了两下,章志忱将听诊器从耳朵上摘下,】
  章:好。穿上衣服吧。
  【戴礼言半起身扣衣服,反而真地咳嗽起来,玉纹近前帮助戴礼言扣衣钮,章志忱看着他们接触,低下眼睛。戴礼言的衣钮扣好,复躺下,看见章志忱低头状,再抬头看看玉纹,玉纹避开,】
  戴(紧张):怎么样?
  章:没有什么,多晒太阳吧。
  戴:真的?我想应该是肺有毛病啊,我咳嗽很久了。
  章:胸音没有问题,所以肺和气管没有问题。咳嗽有很多可能,比如有神经性咳嗽。多到户外活动活动。
  戴:这就行了?
  章:起码这是第一步。另外,多到户外晒太阳,心情会不太紧张。。。。。。
  秀:就是!章大哥你说得太对了!我哥哥脾气可大了——
  戴:小孩子不要插嘴!
  秀:你看你看,是不是?总是训我。章大哥,你看好了吗?
  章:今天先这样?
  秀:章大哥,我们出去玩去吧。
  戴:你的功课做好了吗?
  秀:我只是想跟章大哥到处逛逛。
  戴:倒是,你也该在咱们小城转转,十年没来了。
  章:是,出去走走。
  秀:啊,太好了!我去换衣服!
  【戴秀奔出去。戴礼言笑笑,轻松了一些,】
  戴:志忱,西医这些年有些什么发展?我几乎是与世隔绝。
  章:还是那样,有些病可以治了,又发现了一些治不了的病。不过,有些心理学上的新看法提出来了,倒是有些意思。
  戴:噢?什么呢?
  章:我读的专业不是心理,只是大概了解了一点,大概是认为——认为心理上的疾病与性有关吧。
  戴:什么?性?与性有关?战争,家破人亡,我郁闷,我着急,这与性有关?
  章:我当然没有资格和能力讲心理学,所以——我只是希望我们大家都好起来。
  【戴秀奔回,】
  秀:我好了!我们走吧!
  章(对戴):你有意思一块去吗?
  戴:我?
  章:当然,春天了。
  秀:那大嫂也和我们一块出去玩去!
  【玉纹暧昧地摇摇头,章志忱看了玉纹一眼,】
  秀:去嘛去嘛!
  玉:那我要换换衣服。
  秀:太好了!我们都去!大嫂,你快去换衣服吧!
  戴:玉纹,我也得换换衣服。
  
  小城城墙,外,下午
  【城墙上,戴礼言、戴秀、章志忱走在前面,玉纹跟在后面。章志忱回过头来看看玉纹,三个人停了下来。玉纹走上前,递过自己的手,戴秀抢在章志忱前拉住了玉纹的手,另一只手拉住了章志忱的手,章志忱有点扫兴,掩饰住尴尬。突然戴秀发现了什么,】
  秀:呀,看,谁的手帕?
  戴:哪里?
  秀:喏,树上。
  【四个人靠到城垛边,看着挂在树上在春风里抖动的手绢。】
  秀:好可怜啊。
  戴:是啊。
  秀:啊——大嫂,是不是你的手帕?
  玉:瞎说。
  秀:我记得你自己绣了一块这种花的手帕。
  【玉纹从腋下的兜里掏出一块同样的手绢,从此到本场景结束及下一场景手上一直拿着这块手绢,】
  玉:喏,不是在这里?
  秀(不好意思地笑笑):那那块是谁的呢?
  戴:小城花样不多,传来传去,也就是这么几种花色。志忱,你跑的地方多,好的见多了吧?
  章:我觉得这里的非常好。(一边说一边看向玉纹)
  戴:噢?你不是在安慰我们吧?
  章:当然不是,我是说心里话。
  
  小城小河,外,下午
  【戴礼言和戴秀在船头划船,两个人的兴致高昂。玉纹靠后一点章志忱站在船尾掌舵。戴秀唱歌(暂用原电影中的王洛宾的歌,此歌有性虐倾向,剧中人却不如此):】
  
  在那遥远的地方,
  有位好姑娘,
  人们走过了她的身旁,
  都会回头留恋地张望。
  她那粉红的小脸,好像红太阳。
  她那美丽动人的眼睛,
  好像晚上明媚的月亮。
  我愿做一只小羊,
  跟在她身旁,
  我愿她那体贴的鞭子
  轻轻地打在我身上。
  
  【章志忱低头看看就坐在自己前面的玉纹,之后向一边望去。玉纹抬起头看看身后的章志忱,心事重重。】
  【玉纹划着船,听着戴秀的歌声,望着水波发愣。】
  【玉纹回头望了章志忱一眼,又转回头。章志忱也看似漫不经心地瞟了玉纹一眼。】
  
  戴宅语文房间,内,晚
  【玉纹洗好澡以后在梳妆台前打理头发,她望着镜中的自己。女人在这个时候总是有无限的想法,玉纹此时又自怜又不断鼓励自己,终至自恋而有信心。】
  【戴秀显然洗好澡绾着头发进入,】
  秀:大嫂,我用你的镜子。
  【戴秀做到镜前,玉纹帮她打理,】
  秀:我什么时候才会有这么大的镜子!
  
  戴宅厨房,内,晚
  【章志忱赤身,举起一桶凉水从头浇下,闭气,良久才喷出一口气,整个身体松下来。】
  戴宅玉纹房间,内,晚
  【玉纹仍在帮戴秀打理头发,但玉纹在镜中看的还是自己,】
  秀:大嫂,其实我真的不记得章大哥以前长得什么样子,那时候我还小。不过呀,我觉得张大哥就是应该是这个样子,真帅,还有那么一点——一点——哎大嫂,你帮我说呀,我都说不出来!
  【玉纹省醒,】
  玉:让我说什么?
  秀:噢你都没听,你说章大哥那股劲,你肯定也知道,你说怎么说他那股劲!
  玉:章少爷?他见过世面,又经过场面,又是上海的大夫,我不知道,我说不出来。
  秀:你都说不出来,那我也就算了。不过大嫂我告诉你,我们学校的先生,没有一个比得上章大哥!明天我就跟同学说去,气死她们,她们还在那儿狂恋教我们国文的刘大脚丫子呢!
  玉(笑):你不是前几天还说刘先生有风度吗?
  秀:哎。谁叫章大哥来了呢!
  
  戴宅戴礼言房间,内,夜
  【戴礼言显然也是刚洗好澡,着一件白长衫,坐到躺椅上,老黄在旁边伺候着一件褂子,】
  黄:少爷侬把衣裳披上勿好着凉,其实侬今天勿该洗澡的呀。。。。。。
  戴:我出汗了呀。今天我们还划了船,晚上也吃得开心,我倒没想到香椿这么早就下来了。。。。。。
  【老黄端来药杯】
  黄:少爷把药喝了吧。
  【戴礼言接过药杯,轻晃了一下,一口饮尽,眉头皱紧,将杯递给老黄,】
  戴:呵——这方子得改了。
  
  戴宅书房,内,晚
  【章志忱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寻看着书柜中的书,门外老黄招呼,】
  黄(OS):章少爷。
  【章志忱过去打开门,老黄进到门内,将手上一盆兰花举了一下,】
  黄:这个是少奶奶叫放到书房来的,恐怕书房里有霉味。侬看是摆到阿里搭好?
  【章志忱扫看了一下,】
  章:还是放到书案上吧,我来。。。。。。
  黄:哪能让侬来呢!(放托碟及兰花盆)还是少奶奶心细,后半天我就开了窗,可是书房实在是好久勿用了,一个下午哪能够味道清爽了呢?少奶奶刚才放兰花,我还讲窗户开了有一下午了,没味道了,还是少奶奶心细,讲味道要用味道换,将就把我屋里的兰花端过去。这兰花少奶奶也是养得蛮久了,都是少奶奶自己伺候。窗扇把侬关好。
  【章志忱趁老黄关窗,低头嗅了一下兰花,】
  黄:我再沏点茶吧。
  章:不用了,喝了茶我更不好睡了。
  黄:哟,章少爷也失眠?我们少爷是多年失眠,屋里总是备着安眠药,我给侬捏些来?
  章:不用,我的意识是我这就睡了。
  黄:好的呀,侬早些歇息,有什么不方便的就叫我好了。
  章:谢谢。
  【老黄离开,章志忱送到门口,关好门,销上。他在书柜里挑了一本书,放到书案上,扭亮台灯,关上屋灯,之后仰到书案边上的床上,伸手拿过书翻看起来。良久,章志忱绝到了好像有什么声音,注意了一下,好像有没有,于是继续看书,突然意识到什么,从床上一下坐起,望向房门。非常轻的敲门声,章志忱倾听,轻轻地起身,控制着走到房门前,打开销子,开门,看出去,大概是看清了,楞,】
  章:是你?
  【门外的影子点点头,】
  章:啊请进。
  【人影慢慢进入光影,是玉纹。玉纹到屋里站住,章志忱关门,销好销子,又拨开,有点无所措,玉纹微微一笑,】
  玉:老黄没有给你送水。
  章:啊,是我叫老黄不用送水沏茶的。
  玉:我知道,他说你怕睡不着。
  【章志忱听玉纹挑明,不知道怎么应对已经结婚了的玉纹,于是对自己稍稍有些怒气。玉纹料到了,微小,走到书案前,拆开蜡烛包,拿出一支对着台灯看,】
  玉:我就知道你生气了。
  章:我怎么生气了?
  玉(佯笑摆头):我结婚了呗。
  章(假酷):你当然可以结婚,而且,我们一下就是十年没见——
  玉:(不接,转开话题,更酷):我们这儿一到十二点就没电。
  【章志忱“噢”了一下,】
  玉:一到十二点,拉汽笛,电灯就灭了。
  章:我就要睡了,用不着点蜡了。
  【玉纹突然透出伤心,】
  玉:我不知道来的客人是你。
  章:我更不知道。。。。。。
  【玉纹迅速掩饰了自己,抬起头来,】
  玉:床上还少了点东西。
  【章志忱看着玉纹,】
  玉:短一条毯子,后半夜还冷呢。
  章:我不怕的。
  玉:我去拿。
  章:不用,不用了!
  【玉纹双目千斤地看着志忱,笑笑,】
  玉:我就来。
  【章志忱抵不住,也不想抵了,】
  章(轻柔):玉纹。
  【玉纹点了一支蜡烛拿在手上,走去打开书房的门,再回对章志忱,】
  玉:我就来!
  【玉纹离开,章志忱突然有点茫然,看着窗上映出的玉纹的烛光逐渐暗下去。】
  
  戴宅的回廊,楼等,夜,内
  【玉纹持着蜡烛穿行在戴宅里,影子迅速地闪着。】
  
  戴宅玉纹房间,内,也
  【玉纹在烛光中开衣箱拿出毯子,画外远远传来戴礼言的咳嗽声,玉纹停下兴头,抚着毯子,慢慢看向镜头,盯着,听着。之后夹着毯子,持烛移到镜前,望着镜中的自己,烛光摇曳,玉纹伸手摸了摸镜子,终于离开。】
  
  戴宅书房,内,晚
  【章志忱坐在床边双手支头,玉纹进屋,慢慢进入光影,章志忱站起。玉纹过来把毯子放在床上,看看,动手给章志忱整理了一下床。】
  章:我自己来吧。
  【章志忱帮玉纹,手触到玉纹的手,他立刻把手移开了。玉纹直起腰来,背对着章志忱,】
  玉:他的病到底怎么样?
  章:他谁了?
  玉:睡了。
  章:(回答第一句)还好。
  玉:没什么危险吧?
  章:没有。
  玉:会好吗?
  章:会好。
  玉:你跟我说实话。
  章:胸音没问题,看来不是肺病。。。。。。
  玉:我嫁过来没多久他就说有肺病了。
  章:是这个原因他和你分住?
  玉:(顿了一下):是我和他分住。
  【章志忱低头,停了一会儿,】
  章:不过如果确诊,最好去上海一下,我来之前,也不知道他身体不好。战前他不是这样的。
  玉:他一直就是这样。
  章:他的脾气很大?
  玉:我想他当然会有脾气。
  章:不过听心音,有些心律不齐。
  玉:问题大吗?
  章:所以他最好不要受什么大刺激。
  玉:噢。(沉默,之后)你——会再给他看一看?
  章:我会的。
  【玉纹有点无措,拿起桌上的暖瓶,志忱把手按在暖瓶上,看着玉纹。玉纹把他的手推开,低头,】
  玉:明天见!
  章:噢。。。。。。
  【玉纹刚要走,听章志忱这一声,又转回头:啊?!】
  章:没什么,让他晒太阳。
  玉:噢。
  章:今天天气很好。
  玉:是,今有太阳。
  章:明天应该也是晴天。
  玉:是,应该是。
  章:明天见。
  玉:明天见。
  【玉纹走到书桌前,拿起蜡烛,】
  玉:等就要灭了。
  【玉纹把屋里另一盏灯打开,】
  章:开那盏灯干什么?
  玉:反正一会儿都得灭。
  【玉纹点着桌上的蜡烛,】
  章:坐吧,等灯灭了吧。
  【玉纹坐下,志忱坐在床边,两人无语。不久,远远汽笛响,】
  章:拉警报似的,好像战争还没有结束。
  【一会儿,灯灭了。昏暗中,烛光跳耀。玉纹和志忱相视尴尬一笑,玉纹把头偏开,笑着,慢慢双肩抽动,哭了。章志忱移向玉纹,玉纹却站起来,摆摆手,章志忱僵住。】
  玉:明天见。
  【玉纹走向房门,回头看了看,离去。】
  (以上是在第一天内发生的事情)
  
  戴宅书房,内,上午
  【章志忱收拾东西。】
  戴秀(OS):章大哥!
  【章志忱用手搓了搓脸,走去打开门,笑了,】
  章:早啊,进来!
  【戴秀背着手笑着进屋,看着章志忱。】
  章:怎么没去上学?
  秀:今天礼拜天,不上学。哎你怎么眼圈发黑?
  章:我?噢,大概是昨天看书看晚了。
  秀:什么书能看得那么晚啊?
  章:(有点苦笑):哎你看不懂。
  秀:我看不懂?那——就是医书了?
  章(找到借口):对,是医书。
  秀:你不请我坐吗?
  章:对对,请坐。
  秀:(背着手坐下):你就不问我来干什么?
  章:为什么?你来了我很高兴。
  秀:呵好官腔,我。。。。。。(羞涩地笑)
  章:啊——你有什么不合适的?我来看看。
  【章志忱去拿听诊器,戴秀又失望又好笑,手拿到前面来,原来是一个小盆景。】
  秀:我呀,我送您一样东西。
  【章志忱接过盆景,仔细看着,】
  章:啊好极了!还有树。
  秀:是松树!
  章:嗯,草地,做得好仔细,你可以做外科手术啊!
  秀:我才不要当医生呢。
  章:那你要当什么?
  秀:我也不知道我要当什么,而且我也不要像大嫂那样。
  章:大嫂怎么了?
  秀:每天就是买买菜啊绣绣花啊什么的。
  章:还养养花。喏这盆兰花就是你大嫂的,养得多好。
  秀:我一进来就看见了,不好。
  章:怎么不好了?
  秀:嗯——太香了。
  章(笑起来):花当然要香了。
  秀:大嫂把剪下的指甲也埋到盆里,嗯——有点恶心。
  章:大嫂对你不好?
  秀:大嫂对我可好了,大嫂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我是觉得打扫有点可惜了。
  【章志忱无言以对,】
  章:你个个起来了没有?
  秀:起来了,在后园晒太阳呢。
  【章志忱拿起听诊器,】
  章:我在去给你大哥看看。
  秀:我哥哥没什么病吧?
  章:我看他有神经病,老是发脾气!
  【章志忱笑笑,拍拍妹妹的脸。戴秀闪了一下,很高兴地有点不好意思,】
  章:噢,对不起,你现在是大姑娘了!

  戴宅厨房,内,上午
  【玉纹取竹篮,看看四下,走到门边,听到脚步声,又靠在了门边。章志忱拿着听诊器过来,】
  章:你早!
  玉:早!
  【章志忱与玉纹对望着,又分别低下头,章志忱看看两边,】
  章:去买菜?
  玉:你中午想吃什么?
  章:你们吃什么我吃什么。嗯——等我给礼言看完了,我也要去买点礼言用得到的东西。
  玉:我给你带吧。
  章:我去吧。嗯——也许我们在外边谈谈?
  【玉纹没有回答,擦着章志忱身边离开,章志忱有点沮丧,玉纹背身停下,】
  玉:在哪儿?
  章(神情回复):昨天我们去过的城头上?
  【玉纹没有转身,自己笑了,离开。看着玉纹背影的章志忱不能确定玉纹愿否,有点尴尬。】

本版积分规则


影路18-19学年招生中!弹性学费制+海外训练营!

寻求各地教学合作伙伴|内部教学|教师招聘|影路站台【不畏诋毁!不赚脏钱!不丧尊严!】就是要当中国电影黄埔!越了解越信任! ( 京ICP备07029870号  

GMT+8, 2019-6-20 13:2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