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路站台【不畏诋毁!不赚脏钱!不丧尊严!】就是要当中国电影黄埔!越了解越信任!

 找回密码
 【影路注册,只需30秒】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931|回复: 1

纪念大师——文森特·梵高生平的探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9-15 18:26: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对于我来说,我的思绪常常相当地不安宁,因为我觉得我的生活总是不够平静;那些让人痛苦的失落,灾祸和变故让我的画家生涯无从获得完满的,自然而然的发展。”
——文森特·凡高信件第W11号1889年6月16日





以下的生平传记绝不是一个对凡高生平完整而全面的探究和介绍。它仅仅按年代记载了凡高生命中的一些重要的事情。在“书籍”这一部份我罗列了各种版本的凡高传记,并标明了我特别推荐的版本。其中第一本也是最重要的一本是Jan Hulsker的《文森特和提奥.凡高:两兄弟传》──强烈推荐。


对于凡高生平纪年表,请参考凡高纪年表。






早年岁月



文森特·凡·高于1853 年3月30日出生于荷兰的格鲁特·曾德特。 凡高的生日正是他那一出生便夭折的哥哥的周岁忌日,他的哥哥是凡高太太所生的第一个孩子,名字也叫文森特. 许多人猜测文森特.凡高后来患上精神疾病与他是夭折哥哥的“替身小孩”,而他们又同一天生日、同一个名字有关。然而这一观点至今未被证实,而且也没有支持这一观点的历史事实。



凡高的父亲是荷兰新教牧师提奥德罗斯·凡高(Theodorus van Gogh, 1822-85),母亲是安娜·克纳莉亚·卡本特斯(Anna Cornelia Carbentus, 1819-1907)。很遗憾,对于凡高十岁以前的生活目前我们找不到任何记载。凡高在泽文伯根的寄宿学校学习了两年,然后进入蒂尔堡的威廉二世国王初中继续学习了两年。1868年,凡高在15岁的年纪里离开了学校并从此再没有回去。



1869 年文森特.凡高进入设在海牙的艺术品经销公司──古彼尔谢公司工作。凡高家族历来与美术世界保持着联系──凡高的叔叔科尔纳利斯(“科尔叔叔”)和文森特(“森特叔叔”), 都是艺术品经销商。他的弟弟提奥在成年以后也成为一位艺术品经销商,这些都对文森特后来成为一名艺术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文森特在经销美术品的工作中还算成功。他在古彼尔谢公司工作了七年多,于1873 年被调往伦敦分公司工作。在那,他很快便被英格兰浓厚的文化氛围所吸引。八月底,文森特搬到海克福特路87号居住,房东是尤苏拉·洛耶和她的女儿尤嘉妮。相传文森特曾经迷恋尤嘉妮,但许多早期的传记错将尤嘉妮的名字写成了她母亲的名字:尤苏拉。而这个让人们混淆了多年的名字问题最近又被加入了新内容,有人提出文森特从没爱上过尤嘉妮,而是爱上了一个叫卡罗琳·海尼比克的荷兰女子。真相如何至今未有结论。



文森特.凡高在伦敦继续居住了两年。其间他参观了许多画廊和博物馆,并成为乔治·艾略特,查尔斯·狄更斯等英国作家的忠实崇拜者。这些伟大的作家鼓舞了凡高,也影响了他今后的画家生涯。



年复一年,凡高和古彼尔谢公司的关系日益紧张了。1875年5月,他被派往巴黎分公司。随着岁月流逝,凡高每天和那些与他自己的艺术品味毫不相同的画作打交道,渐渐便不再感到高兴了。1876年3月底,文森特离开了古彼尔谢公司,他决定回到伦敦,那个他曾经生活了两年,其间大部份时间里非常快乐并收获颇丰的城市。



四月里文森特·凡高进入拉姆斯盖特的Rev. 威廉P.斯托克斯学校执教。给24个10岁到14岁之间的男孩子当班主任。在书信中文森特说他很喜欢当老师。此后他又到由Rev. T. 斯雷德.琼斯在艾尔斯沃斯开办的男校任教。业余时间里文森特继续参观画廊,又发现了许多他喜爱的美术作品。同时他还热衷于对《圣经》的研究--一遍又一遍地研读《福音书》。1876年的夏天是文森特·凡高的信仰发生转变的日子。虽然出生在神职人员家庭,但直到此时他才真正开始严肃地考虑献身宗教。



为了从教师转变为牧师,文森特要求Rev. 琼斯允许他做更多的神职人员的工作。琼斯答应了他,于是文森特开始在特恩格林郊区内的祈祷会上执行宣讲。这些宣讲为文森特一直盼望的他的第一次礼拜日布道奠定了基础。虽然文森特对牧师职业充满热情,但是他的布道却很是枯燥乏味。和他的父亲一样,文森特对宣讲宗教有很高的热情,却缺乏生动精彩的表达能力。



文森特·凡高并不为在英国的失意而气馁,和家人共同度过圣诞节后,他留在了荷兰。1877 年初,他在多德雷赫特书店打了一阵短工,然后于5月9日前往阿姆斯特丹准备大学神学专业的入学考试。在那里文森特学习了希腊文,拉丁文和数学。但由于基础太差,在补习了15个月后,他最终放弃了求学的打算。后来文森特形容这是他生命里“最糟糕的一段日子”。11月,在三个月的实习后,他仍没能通过福音传教学校的牧师资格考试。文森特没被这一系列的失败动摇,最终他谋到一个见习布道师的职位,工作地点在西欧最排外最贫穷的地方:比利时勃利那日煤矿。

1879 年1月,文森特在瓦斯麦斯矿工村开始了对煤矿工人和家属的布道工作。文森特感到自己在情感方面与矿工们紧紧地连在了一起。他同情他们恶劣的工作条件,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做他们精神上的引导者,以减轻他们沉重的生活负担。当文森特开始把自己的衣服和食物分给贫穷的矿工家庭时,他的这种无私的热情高涨到了近乎狂热的程度。不幸的是,教会的人士无视文森特善良高尚的初衷,而是坚决反对他对自己奉行的禁欲主义,在七月里将他从见习牧师的职位上驱逐。凡高拒绝离开当地,搬到了附近的一个叫库斯麦斯的村子,生活得贫寒而艰辛。以后的一年里文森特度日如年,虽然他不能再象真正的牧师那样帮助村民,但仍然选择了继续做村民中的一员。一天,文森特迫切地想去拜访朱尔斯·布雷顿, 一位他十分敬仰的法国画家。兜里揣着10个法郎,他徒步70公里到了布雷顿居住的法国的库里耶尔。当他终于来到布雷顿门前时,却因为极度的羞怯而没有勇气抬手敲门,只得无比沮丧地回到了库斯麦斯。



从那时起,文森特开始画煤矿工人和他们的家庭,记载他们艰辛的生活。这是文森特·凡高生命的转折点,他从此认定了自己下一个,也是最终的事业目标:做一名画家。



画家的起步



1880 年秋天,在勃利那日做了一年多的贫民以后,文森特前往布鲁塞尔学画。由于有了弟弟提奥在经济上的资助,文森特找回了学画的勇气。文森特和提奥从孩提时代起就亲密无间,这种亲情一直延续到他们成年以后,人们能从他们的通信中强烈地感受到他们之间从未间断过的兄弟情谊。我们今天能了解到的凡高对自己的作品及生活的评价,绝大多数来源于这700余封通信。



1881 年对于文森特.凡高来说可谓不平静的一年。他申请进入布鲁塞尔埃科尔·比由克斯美术学校。传记作家赫尔斯卡和特拉巴特对凡高这段求学经历有不同的看法。特拉巴特认为凡高曾在该美术学校默默无闻地学习过一段时间,而赫尔斯卡则认为文森特的入学申请根本没有被接受。总之文森特仍坚持自学,他的参考书是让·弗朗索瓦·米勒的Travaux des champs,查尔斯·巴古尔的Cours de dessin等等。暑期开始,文森特再次回到当时已经搬到荷兰埃顿的父母身边。在父母家中,凡高遇见了他的表姐柯妮莉亚·阿德莉亚娜.沃斯-斯特利克(昵称“柯怡”)。柯怡(1846-1918)当时新寡,自己抚养她的小儿子。文森特爱上了这位表姐,而她却拒绝了他的求爱,凡高因此遭受沉重的打击。这件不幸的事导致了其后的那件凡高一生中最难忘的事件。被表姐回绝以后,文森特决定到她父母家里寻求支持。他的舅舅不允许文森特见自己的女儿,可文森特决心已定,他将自己的手搭在油灯的排气口上,让它被烧着,得不到见柯怡的允许,他就不不打算把手从火焰上拿开。可是柯怡的父亲只是轻松地将油灯吹灭,便使文森特的威胁行动迅速夭折。文森特倍感耻辱地离开了。



尽管在和柯怡的感情问题上受挫,又同父亲关系紧张,文森特却从他的表兄安东·玛维(1838 -88)那里得到了鼓励。玛维是个成功的画家,他从自己的家乡海牙给文森特寄来自己最初的一批水彩画──于是文森特开始了对色彩的研究.文森特是玛维的忠实崇拜者,对玛维能给予他的任何指教都心怀感激。他们的相处一直很融洽,但自从文森特开始和一名妓女交往以后,便不再如此了。



文森特·凡高1882 年二月底在海牙遇见了克拉斯娜·玛利亚·霍尔尼克(1850-1904) 。在此时她正怀第二个孩子。这个女人, 被人称作”西恩”的, 不久便搬来与文森特同住。文森特和西恩同居了一年半, 他们的关系总是十分紧张, 部份原因是这两个人都脾气暴躁, 还有就是他们共同的生活一直十分贫寒。文森特在给提奥的信表达了他对西恩感情的投入,尤其是对她的孩子们的投入, 虽然美术始终是他最关切的──这种关切在任何其他事情之上,包括温饱。西恩和她的孩子们为文森特的许多画做过模特,在这段日子里,他的美术天份逐渐得到了发展。他早期的,以勃利那日煤矿工人为主题的略显粗糙的素描为日后更加精细且充满感情的作品奠定了基础。以素描《西恩,和小女孩坐在篮子上》为例,文森特精确地描绘了一个妇人静静地做着家务,心中深藏着一种绝望的情绪──这种情绪足以用来形容凡高和西恩共同生活的19 个月。



不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他的艺术生涯里,1883 年都是凡高的又一转折点。文森特从1882年起开始画油画,但直到1883年,他才越来越多地使用这种美术载体。随着他绘画技巧的提高,他与西恩的感情开始恶化,九月里他们终于分手了。从勃利那日的失败开始,文森特总是习惯于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从痛苦中摆脱。带着无比的遗憾,尤其是对西恩的孩子们的眷恋,文森特在九月中旬离开了海牙,去了德伦特,荷兰北部一个荒凉的地方。接下来的六个月,文森特过着流浪的生活,他走遍了整个德伦特地区,边流浪边用素描和油画描绘所到之处的风景和当地的居民。


1883 年底,文森特再一次回到父母家中,那时他们已经搬到了纽南。接下来的一年文森特·凡高不断完善自己的技艺。这一时期他画了许多油画和素描作品:纺织工,纺线工以及其他的肖像画。当地的农民成为他最中意的绘画对象──部份是因为凡高觉得自己和这些贫苦的体力劳动者有着紧密的联系,部份是因为他对画家米勒的无比的崇拜,米勒自己就曾画过许多在田间劳动的农民,画中饱含伶悯之情。文森特的浪漫史在那年夏天又续演了一段戏剧性的但十分不快的故事。玛高特·博格曼 (1841-1907)住在文森特父母家隔壁,她爱上了文森特,并在这场情感剧变之后试图服毒自杀。这件事使文森特倍受折磨。玛高特最终恢复了健康,但这次经历让文森特沮丧了很久,他在书信中曾多次提起这件事。





转折点1885:最初的力作



1885 年最初的几个月,凡高继续画他的农民肖像系列。文森特把这看作“学习”,他在通过这些作品进一步完善绘画技巧,为他迄今为止最雄心壮志的作品做准备。文森特在3-4月间一直进行着这样的学习,他父亲在3月26日的故去曾短暂地中断过他的学习。文森特和他的父亲在过去的几年里关系始终很紧张。虽然文森特对父亲的去世并非不难过,但他从情感上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打击,因此不久他便开始继续作画了。

多年的辛勤工作,持续不断的技巧改进和对新画法的学习──这一切努力就像石头,堆砌成文森特进步的台阶,让他画出了他第一幅伟大的作品:《吃土豆的人》。



1885 年4月,文森特画《吃土豆的人》花了整整一个月。在画出最后的画布油画版本之前,他画了许多草图。《吃土豆的人》被认为使文森特.凡高第一幅代表作,他本人为这幅画的完成而倍受鼓舞。虽然这副画遭到了许多批评(文森特的朋友和同行安东·凡·拉帕得(1858-1892)很不喜欢这幅画,他的评价险些结束了两人的友谊),文森特又生气又有些沮丧,但他仍然对这样的结果感到高兴,并从此开始了更加自信并且技巧更加娴熟的绘画事业的新阶段。


凡高在整个1885 年里继续作画,但又一次地变得欲罢不能,又要寻找新的刺激。1886年初他被安特卫普艺术学院短期课程录取,但大约4周后便因为无法忍受授课人狭隘严格的授课方式而退学。一生中文森特经常批评刻板的正规学习,他认为正规教育是实践的廉价替代品。文森特花了五年时间辛苦地琢磨自己的绘画天份,随着《吃土豆的人》的诞生,他证明了自己是一名先锋画家。但文森特仍继续力图完善自己,去了解新的思想,去探索新的技巧,努力要成为自己心目中的理想画家。在荷兰他已经尽他所能,学到了他能学到的一切。文森特离开荷兰去了巴黎寻找新的答案和印象派画家一道。
发表于 2012-5-5 16:07:56 | 显示全部楼层

风格非常的独特啊 !

本版积分规则


影路18-19学年招生中!弹性学费制+海外训练营!

寻求各地教学合作伙伴|内部教学|教师招聘|影路站台【不畏诋毁!不赚脏钱!不丧尊严!】就是要当中国电影黄埔!越了解越信任! ( 京ICP备07029870号  

GMT+8, 2018-12-12 00:3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